啊肆

渡我

【這班級有點大雜燴】2

>暫時不考慮人爹還是年紀了
>暫時別考慮地區的問題
>跟同學的一個大腦洞 @無淚、
>讓我們看看金光布袋戲如果套在學校會如何呢

>>>>>>>>>>>>><<<<<<<<<<<<<<<<

唉我說,在游泳池看這些學生也是挺有趣的。
天生慣水的那群人自然成績好的沒話說。
那另一方面……唉等等,我怎麼看到有人拿餐盤、不,是餐盤造型的浮板,很奇特啊,在哪買的我也想去購一波。

是說,在還沒下水時各位的長髮是怎麼塞進去的?
我看到的畫面是直接套下去跟完全沒套的。

以一位來比喻吧,公子開明的頭髮看起來像是把飾品都摘掉然後再一次套下去,噢,真的壯觀。
不過他似乎也沒潛到水裡,據鬼飄伶的說法,他不會游水,所以整節課都由他捧著玩。

我不是說過也有沒套泳帽的人嗎?
看看那塊特大浮板就能知道了,那四人是班上成績的智者,兩位扇著扇子、一位滑著用塑膠袋包著的ipad,另一位是用浴巾裹著的。
嗯?今日竟日孤鳴也來學校了呢。

……
……
我發現劍無極只要跟鳳蝶靠太近,溫皇就會染了一頭白髮的去攻擊呢。
「那位任同學!禁止在泳池動武!連犯數次,大過一只!」

「耶?任同學,不存在的。」

「……」不行啊,沒辦法,他的頭髮變的太快了!

「主人,你還是繼續玩水吧,再說下去我怕老師難受的長菇了。」

「耶,吾一向以誠待人啊」

是的,他回去那塊大浮板上扇涼去了。
這主人說的我心有餘悸啊,那同學竟然有侍女?
咦,竟日孤鳴已經回家取暖了嗎?那替他撇個病假吧,辛苦他了。

看來我今日也受了很多的委屈呢。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