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肆

渡我

【宗三左文字】

已經很久沒寫宗三了,將就點發洩<
說真的我不喜歡人家好好一把刀還在,又造了一把擺在那<
感覺很像偶一樣,一個歷史一個名字就當他真的經歷過了<<<
但相對的,那把新的義元會幸福,某方面<
(夠了,噓×)

一發結束。
<<<<<<<<<<<<<

在前些日子,公布為了紀念義元公五百年的生辰,要鑄造新一把義元左文字。當然,宗三已經從審神者口中得知此。

一直以來自己僅用於陪嫁的物品伴著,在一次於戰場上揮舞過後就變得不再是了。

新的去處,以及陌生的接納,也許這是在尋常不過。
那時的霸主,這麼說似乎也不是,終究無法找出與那男人相符的代稱。
說是魔王,最終也葬於本能寺的大火;硬要多與點常人,也不過是賞罰分明。

因為他,自己的存在又添了更多名聲。

但不是在義元公那時不得名。這把左文字的刀刃隨著主人的名諱,更久前的“三好”,自然也有了“義元”這個名字。

也不過在變成打刀時變了個名換了點樣。

不知道是否該替新的義元左文字感到開心,還是該覺得難受,或者兩者都有吧。
不討厭義元公,祂是否也喜歡著我呢?
若是知道新的我,那個樣子相符卻毫無歷史的刀刃獻給了您,會是什麼樣的情緒。

一把是生出來便是家鳥,洗腦著自己是一把陪嫁物品,高雅、美麗,是代替宗三左文字獻予義元公的禮物。
另一把是傷了翅膀的野鳥,休養過後被帶出去飛翔,縱使那日斷了翅膀,卻也嚮往著自由。

兩者都是我,都賦予了義元左文字的歷史。
但實際經歷的刀刃,是否會被世人混淆了。

「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。 」多久,沒這麼陪您過了呢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