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肆

渡我

【石青】蝶化

OOC可能<
整篇描述蝶化的過程與治療方法。

打著打著想睡覺……估計明天起來看這文會一臉懵<
沒有刀斷掉<
可能有點噁心,不適者請別看下去。
應該會有後續<

如果以上都接受
______正文開始______

夜晚一直都是他的舞台,這次卻比平時受到的傷更多了些。
當從手入室出來時就感覺到頸後方傳來陣陣的痛覺,伸手去觸碰卻沒有什麼結果,在手入時似乎也沒任何頸部的異常,在調查這痛覺與睡眠之間,選擇了睡眠。

“今天也沒能和神刀大人見到面呢……。”
青江在睡前這麼想著。

隔天對著鏡子看後頸的狀況時嚇的不輕,上頭的皮膚乾燥,碰起就來像是土塊那樣的硬。
昨晚其實睡的不熟,後頸的疼不是特別疼,就是特別煩人,沒辦法不去注意那,就這麼睡睡醒醒的折騰到早上。

「哦,這……。」注意到自己的頭髮似乎有幾部份不是原來的深綠,看上去像是紅色。
前些日子主上還在群裡發一個病的症狀呢,當時還跟著神刀大人打哈哈的說這不可能之類的評論,難道真的有這病?

往好處想想,天氣漸漸變冷了。皮膚乾燥似乎也是常事,不過頭髮真不明白了,難道半夜被惡作劇?
拉起內番穿的運動服,將領子翻上來擋著整個脖子,這樣一天溜達下來,沒什麼不適的地方。

幾天這樣過去,後頸依然沒有恢復皮膚該有的柔軟,反而更加硬化了,半夜都很被後頸與肩膀給活活疼醒,當開燈面對鏡子時,上頭竟然長出了花,這花就如主上在群內說的_茶靡花。
除了半夜被疼醒後睡不下去,隔天都像個被操作過度的機器一樣,時常晃神,要不就是大白天的補眠去。

今天沒有當番,閒著也是閒,就到看得到門口的走廊上坐著,等早上的隊伍回來。
大約過了中午,看到他們回來了,像平時一樣去迎接神刀大人,這次跟他說上了話,也被發現了黑眼圈跟像是被挑染的粉綠雙色的頭髮。

「頭髮自己變色了,如何,好看嗎? 」

「原來的髮色比較適合你。」

「是呢。」
「咳……啊……」

蝴蝶的翅膀。

「青江?」

「沒、沒事,今天很冷呢。」

「要注意保暖哦。」

又過了不知道多少天,已經不是半夜被疼醒,而是一整天都疼的不能自己,難耐的在地上胡亂蹭著,手敲打著地面用更痛的方式試圖發洩,全是徒勞無功。
已經不想照鏡子了,頭往旁邊看就能看到後肩的突起,而身邊有些是自己甩落的花,有些是自己掉落的,自己突然後悔為什麼不把治療方法給看完。

石切丸發現一件怪事,好幾天沒有看到青江的蹤影,難道是感冒了?前些天還看到他咳嗽呢。
當他拉開青江的房間時看到的是這樣一個畫面。

頭髮幾乎全白,只剩一些他原有的髮色。

背上突起看起來像正在成形的蝶翅。

頸部還有一些看似快脫落的茶靡花。
在很多相同顏色的花中,在青江脖頸的正中央開著一朵顏色不同而且最大朵的花。

蝶化,而且是末期。
不知道青江對自己的感情是什麼樣的,朋友?還是口中說的神刀大人?還是愛。
自己知道的,在很早的時候就喜歡著青江,但卻不曾向對方提起過。

一個輕吻而已,在那朵花上。
“青江,我愛你。”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