芋頭西米露

佛系人生
做啥不重要
廢文廢圖廢照多
300分鐘15個字語法還錯誤
不擅交流不敢聊天
總之只剩
活著就好

社團課!

試圖可愛……!

等材料到<
所以,上次那些東西還是沒做23333
就不打tag了

第一張只是擋著用的!
請“慎戳”第二張
嚇到的話我沒辦法負責quqqq

p1_白澤正裝
p2_刀亂極化青江後面的女鬼姊姊

日常寫點什麼<

月夜清高,人何處。

夜。
一抹紫在黑夜中,本該融於其色之內、卻是亮眼。
時而唰開手中的扇子,扇一扇風。
時而收起,又拿著那把扇輕聲的敲一敲自己的頭。
任誰來看到這一幕,反應不多都是“軍師正在思考”。

--也許不是呢?

有一種人,他們會故意在上司的眼皮下做事,但實質上却是運用那時間想自己的事。
一舉兩得,自然是好。
當然、如方才舉動,確實不是在做所謂的公事。

我在等人,等一個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人。
在樹下留上修羅國度的印記的那個人。
噢、也許要這麼說--那隻魔。
不多探討,重生之後的樣貌也許與自己所想的截然不同。
但也無妨,總是能認得。

到底在做什麼(((

記個東西<

#紀錄

他曾說,
西經所載,屍神所存,
太子長琴後裔所居,
縱使自身不全,只要無焰仍在,
他,都會尋來。
為我,無缺。

林中有一把琴,
一杯茶,
還有……一口劍。

琴弦並未調正。
此劍、此念,
將遵守約定,
回到該回去的所在,
仍識弦上古調。

長琴無焰:沉淪海上,猶記江湖。
西經無缺:黃泉一片,不也江湖?
長琴無焰:那片江湖,不聞常陽音律。
西經無缺:屍會……牢記在心……
 (西經無缺緩緩倒落,勝弦主收聲起身,想要扶起他。手未觸及,犁靈已經和屍同歸虛無。)
長琴無焰:唉……
(略帶哭聲,只捧得一片黃土,又自指尖隨風飛落。仰首觀看,半空中滿月皎潔,好似傳來一聲輕喚——)
西經無缺:無焰……

曾對劍無極這般說過--無焰是最不需要被保護的魔之一,但你、却一直守護著無焰。

竹林中,
一杯茶,一把琴,却已不聞劍之音律、

撇個長琴奶奶…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