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宗三左文字】

已經很久沒寫宗三了,將就點發洩<
說真的我不喜歡人家好好一把刀還在,又造了一把擺在那<
感覺很像偶一樣,一個歷史一個名字就當他真的經歷過了<<<
但相對的,那把新的義元會幸福,某方面<
(夠了,噓×)

一發結束。
<<<<<<<<<<<<<

在前些日子,公布為了紀念義元公五百年的生辰,要鑄造新一把義元左文字。當然,宗三已經從審神者口中得知此。

一直以來自己僅用於陪嫁的物品伴著,在一次於戰場上揮舞過後就變得不再是了。

新的去處,以及陌生的接納,也許這是在尋常不過。
那時的霸主,這麼說似乎也不是,終究無法找出與那男人相符的代稱。
說是魔王,最終也葬於本能寺的大火;硬要多與點常人,也不過是賞罰分明。

因為他,自己的存在又添了更多名聲。

但不是在義元公那時不得名。這把左文字的刀刃隨著主人的名諱,更久前的“三好”,自然也有了“義元”這個名字。

也不過在變成打刀時變了個名換了點樣。

不知道是否該替新的義元左文字感到開心,還是該覺得難受,或者兩者都有吧。
不討厭義元公,祂是否也喜歡著我呢?
若是知道新的我,那個樣子相符卻毫無歷史的刀刃獻給了您,會是什麼樣的情緒。

一把是生出來便是家鳥,洗腦著自己是一把陪嫁物品,高雅、美麗,是代替宗三左文字獻予義元公的禮物。
另一把是傷了翅膀的野鳥,休養過後被帶出去飛翔,縱使那日斷了翅膀,卻也嚮往著自由。

兩者都是我,都賦予了義元左文字的歷史。
但實際經歷的刀刃,是否會被世人混淆了。

「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。 」多久,沒這麼陪您過了呢。

我就默默畫點東西()

昨天學校園遊會<
那日拍照笑的最真誠(#)

【石青】蝶化

OOC可能<
整篇描述蝶化的過程與治療方法。

打著打著想睡覺……估計明天起來看這文會一臉懵<
沒有刀斷掉<
可能有點噁心,不適者請別看下去。
應該會有後續<

如果以上都接受
______正文開始______

夜晚一直都是他的舞台,這次卻比平時受到的傷更多了些。
當從手入室出來時就感覺到頸後方傳來陣陣的痛覺,伸手去觸碰卻沒有什麼結果,在手入時似乎也沒任何頸部的異常,在調查這痛覺與睡眠之間,選擇了睡眠。

“今天也沒能和神刀大人見到面呢……。”
青江在睡前這麼想著。

隔天對著鏡子看後頸的狀況時嚇的不輕,上頭的皮膚乾燥,碰起就來像是土塊那樣的硬。
昨晚其實睡的不熟,後頸的疼不是特別疼,就是特別煩人,沒辦法不去注意那,就這麼睡睡醒醒的折騰到早上。

「哦,這……。」注意到自己的頭髮似乎有幾部份不是原來的深綠,看上去像是紅色。
前些日子主上還在群裡發一個病的症狀呢,當時還跟著神刀大人打哈哈的說這不可能之類的評論,難道真的有這病?

往好處想想,天氣漸漸變冷了。皮膚乾燥似乎也是常事,不過頭髮真不明白了,難道半夜被惡作劇?
拉起內番穿的運動服,將領子翻上來擋著整個脖子,這樣一天溜達下來,沒什麼不適的地方。

幾天這樣過去,後頸依然沒有恢復皮膚該有的柔軟,反而更加硬化了,半夜都很被後頸與肩膀給活活疼醒,當開燈面對鏡子時,上頭竟然長出了花,這花就如主上在群內說的_茶靡花。
除了半夜被疼醒後睡不下去,隔天都像個被操作過度的機器一樣,時常晃神,要不就是大白天的補眠去。

今天沒有當番,閒著也是閒,就到看得到門口的走廊上坐著,等早上的隊伍回來。
大約過了中午,看到他們回來了,像平時一樣去迎接神刀大人,這次跟他說上了話,也被發現了黑眼圈跟像是被挑染的粉綠雙色的頭髮。

「頭髮自己變色了,如何,好看嗎? 」

「原來的髮色比較適合你。」

「是呢。」
「咳……啊……」

蝴蝶的翅膀。

「青江?」

「沒、沒事,今天很冷呢。」

「要注意保暖哦。」

又過了不知道多少天,已經不是半夜被疼醒,而是一整天都疼的不能自己,難耐的在地上胡亂蹭著,手敲打著地面用更痛的方式試圖發洩,全是徒勞無功。
已經不想照鏡子了,頭往旁邊看就能看到後肩的突起,而身邊有些是自己甩落的花,有些是自己掉落的,自己突然後悔為什麼不把治療方法給看完。

石切丸發現一件怪事,好幾天沒有看到青江的蹤影,難道是感冒了?前些天還看到他咳嗽呢。
當他拉開青江的房間時看到的是這樣一個畫面。

頭髮幾乎全白,只剩一些他原有的髮色。

背上突起看起來像正在成形的蝶翅。

頸部還有一些看似快脫落的茶靡花。
在很多相同顏色的花中,在青江脖頸的正中央開著一朵顏色不同而且最大朵的花。

蝶化,而且是末期。
不知道青江對自己的感情是什麼樣的,朋友?還是口中說的神刀大人?還是愛。
自己知道的,在很早的時候就喜歡著青江,但卻不曾向對方提起過。

一個輕吻而已,在那朵花上。
“青江,我愛你。”

被點到原子筆畫圖/////

姆……太久沒化妝,不知道怎麼化了()
詩郎的白鯉魚<

冰棒棍削的刀(?)

三千世界,與我相知。2

考古學家石切丸X古代帝國的皇子青江

#朝代以及歷史憑空思想而成#
使用親友的腦洞加上自己的想法所構成

>小小前提,青江原本要坐上王位時就已經不是人類的身分,但被手足封印,所以王位變他手足坐。
珥加理原來是青江的稱號,但被手足奪走了。
>不過石切丸目前不知道這些事。

不能接受者請右上,謝謝合作

正文開始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沒有進過墓室,當然也不明白正確的開墓。
旁邊有什麼看似能動的機關都碰過一次,看似沒事,倒嚇跑跟著進來的其他考古學者。

不一會,嘎啦嘎啦的聲音出現了,那塊大冰塊融化成一灘水,主棺正安安穩穩的在那灘水的正中央。
確認四周沒有像是古代藏暗器的機關後,石切丸走向前。
那棺木並不華麗,上頭刻著的是這棺內貴族的名字、有出生至入棺時間,還有這人的名字_青江貞次。

棺還是讓外頭有經驗的人來開啟,這一路都非常安全,難道那個時候並沒有想真正囚禁這位青江嗎?

當棺開啟後那人就嚇的後退幾步,裡頭不是殘骨和飾品,是活生生的人。
青色長髮散在身上、輕閉著的雙眼,怎麼看都像是睡著了那樣。
但這可是古墓啊,三千年的歷史了,怎麼樣也都不尋常。

試著晃了晃棺內的人,見他有反應後把手擋住光線,生怕這人一睜眼就感覺刺痛。

一雙赤金異色的瞳色,蟒蛇一樣的瞳孔,五官非常端正,可以說是石切丸看過最美的古人了。
看起來是男人的輪廓,但卻不壯碩,再配上他穿戴鬆垮的衣服以及金色首飾,再適合不過。

他慢慢的適應光線,一段時間後才將眼鏡睜開,並用著疑惑的神情順著石切丸的手轉去看對方的臉。

「……」三千年前的語言肯定是跟現代不能溝通的,不過自己應該能看的懂對方寫的字。
於是就拿了張紙跟鉛筆,用手寫的大概姿勢讓對方跟自己溝通看看。
對方也不是文盲,就寫了幾個像是圖又像是字的幾串東西給石切丸。

“我在棺內多久?”
“這是在哪?”
“如何稱呼?”

“3000年”
“你的墓”
“石切丸”
簡單的仿那時代的字體回覆對方,當然自己翻可能有幾個文法不正確,對方看到都皺眉了才微微點頭。
並寫下他最後一句想跟對方說的事。

“我是珥加理。”

【石青】三千世界,與我相知。1

考古學家石切丸X古代帝國的皇子青江

部分參考神鬼傳奇
#朝代以及歷史憑空思想而成#

不能接受者請右上,謝謝合作

第一次試寫親友 @ULTRAVIOLENCE 的腦洞,在多點自己想的元素
捏造一個並不存在的國家跟歷史

正文開始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喧嘩聲再次從耳邊響起,手足那得意的面容也浮現在自己面前。
纏繞在身邊的咒術也隨著消失。

“沉睡吧,前珥加理。”
這是失去意識前最後聽到的聲音。

就這樣沉睡了3000年之久。

考古學者正在一片沙漠之中尋找網上流傳的“美景”,實際上那並不是景,那處的石頭分布在各處,遠觀像是遺跡,近看像是陣。
總有媒體會報向這是外星人縮留的足跡,抱著考古精神的石切丸,正朝那神秘的地方尋過去。

美,特別美。
石頭上的紋路沒有因風吹打而消失,反而更清晰的存在。
那附近還沒有看熱鬧的民眾,只有一些正在探索的學者。
與他們不同的方向,石切丸按了按石頭上不和諧的凸起,像是機關啟動,嘎啦嘎啦的聲音隨著沙子流動,感覺經歷了一場大地震。

所有人都聚集過來,不用多說,這是一座古墓。
但裡面通常不是壓死者,是犯罪的貴族,誰也不知道裡面到底還有沒有活人。

這離前方更遠的遺跡有些距離,姑且能說這兩個東西有關聯了吧。
又是誰會在裡頭呢?

古墓下,四處都是鎖鏈,全部都連著在那處還未融化的冰內。
整個墓室都是涼的,但在沙漠底下,這並不正常。
熱氣為什麼沒辦法融化這樣一大塊冰呢?
上前仔細看看,上頭有刻字。
雖說都是古文但字字整齊,不像是人為所構。

對於古文有研究的石切丸,當然看的出來上頭記了什麼事情。
簡單來說,這是一座墓,冰上記載的是裡頭這位貴族的一生經歷,出生年份至入墓年份是一清二楚。
還有這人生前的身分。

三千年前的世界,有一個存留時間短暫的國家,裡頭的王位都有各自的稱號。
共有三代,據說在第二代起了一個革命,在歷史記載中抹去這個原二代王的一切,除了名字。

那第二代王死後就傳位給他兒子,第三代王死後結束這個國家。
一切都在記載裡清清楚楚,除了那場革命的內幕。

也許真正的事件只有這棺裡面的本人才知道真相了。
「青江貞次,又稱珥加理。
傳說中因為革命而消失的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