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肆

渡我

大雜燴【?】
論頭飾都不好好畫系列

薰風祭3

攝影感謝_老王

社團課!

試圖可愛……!

等材料到<
所以,上次那些東西還是沒做23333
就不打tag了

第一張只是擋著用的!
請“慎戳”第二張
嚇到的話我沒辦法負責quqqq

p1_白澤正裝
p2_刀亂極化青江後面的女鬼姊姊

日常寫點什麼<

月夜清高,人何處。

夜。
一抹紫在黑夜中,本該融於其色之內、卻是亮眼。
時而唰開手中的扇子,扇一扇風。
時而收起,又拿著那把扇輕聲的敲一敲自己的頭。
任誰來看到這一幕,反應不多都是“軍師正在思考”。

--也許不是呢?

有一種人,他們會故意在上司的眼皮下做事,但實質上却是運用那時間想自己的事。
一舉兩得,自然是好。
當然、如方才舉動,確實不是在做所謂的公事。

我在等人,等一個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人。
在樹下留上修羅國度的印記的那個人。
噢、也許要這麼說--那隻魔。
不多探討,重生之後的樣貌也許與自己所想的截然不同。
但也無妨,總是能認得。